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企业文化

薛岳的参谋长吴逸志意外下岗继任赵子立无力回天终致长沙大败


发布日期:2021-08-12 18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nmgvl.cn!薛岳率部取得第三次长沙会战的大捷后,日寇第11军元气大伤,从1942年1月算起大概两年半的时间里,再无力南犯长沙。第九战区司令长官有点飘,而战区参谋长吴逸志则有点闲,闲了就无聊,无聊就生事,吴参谋长写了一篇《论亚洲战场的重要性》的文章,呈报给重庆军事委员会“御览”。老蒋其实并没有认真看,但是为了鼓励将领们在战略上多思考,还是在文章上批字简单鼓励了两句,这下子中将参谋长吴逸志也有点飘了。

  吴逸志的这篇论文,还附带了一份加强亚洲战场联合作战的具体方案,其中有中国军队应在闽浙沿海(第三战区)增加兵力开辟新战场,同时派出五到十个师的精锐部队投入到太平洋战场,配合美军对日作战云云,多少有点异想天开的意思。接到老蒋的鼓励后,吴逸志大为兴奋,恰好他有个表弟在国民政府外交部工作,于是再通过表弟把文章和方案转给了美方,还真就辗转到了罗斯福手里。

  罗老总统跟老蒋的态度差不多,作为军队统帅,对下面人勤于思考的习惯总要勉慰的,哪怕思考出来的东西未必可行,尤其是中国战场上的重要将领来信那更得客气客气,所以也回了封短信,言及会让参谋长联席会议研究研究,其实这都是客套的官话。但是吴参谋长当真了,美国总统的亲自复信让他大为兴奋,立即将此事电告老蒋,心想一份通令嘉奖或者一枚勋章是跑不掉了,这事多给老蒋长脸呐?

  结果吴逸志等来的却是一个晴天霹雳,老蒋在电文上的批示是:“免职,交军法执行总监部严办”!这事真不赖老蒋,吴逸志确实是不懂政治的自作自受,老蒋最忌讳中国军队的将领私下与美方接触和交流,比如后来的孙立人比吴逸志权柄声望大上许多,也是因此失去信任的。接到军法执行总监部的通知后,薛岳又好气又好笑,只能出面跟重庆方面斡旋,一番操作下来,吴逸志总算免了牢狱之灾,但是战区参谋长兼干训团教育长是肯定干不成了。

  最终的结果是吴逸志被免职,调任军事委员会高级参议的闲职,不得不离开长沙赴重庆上班,这是1943年12月的事情,次年10月间,再被保送到陆军大学将官班进修。不过吴逸志也算是因祸得福,因为仅仅半年之后,薛岳走麦城的第四次长沙会战就爆发了,日本人纠集了十个师团20余万人的兵力发起“一号作战”湖南段的作战,如此空前规模的敌人,再加上薛岳的渐次骄狂,第九战区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。

  吴参谋长被拿下后,原战区司令部的参谋处长赵子立少将递补,于1943年12月底被任命为第九战区中将参谋长(职务军衔),相比较于保定六期的吴逸志,赵子立的资历可是差了许多,他仅仅是黄埔六期生,戴笠、廖耀湘等小字辈的同窗。赵子立之前也不是跟薛岳混的,而是关麟征第52军的作战参谋,1938年陆军大学毕业后,才分配到薛岳的第一兵团担任少将高级参谋兼作战科长。

  赵子立是有些军事才华的,早在武汉会战的南浔线作战中(万家岭大捷就是此间)就初露锋芒,期间首先指出兵团司令部对俞济时的74军使用不当,然后建议抽调兵力组成二线预备队,并力主拒绝老蒋调走两个军的命令,最后又果断提出抽调32军和66军参加万家岭围歼战役。这让薛岳对其刮目相看,遂连续提拔为副参谋处长、参谋处长,如今吴逸志去职,又被薛岳保举为战区参谋长。

  然而赵子立与薛岳的关系,却与职务晋升恰好相反,一路在下降,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,其中最关键的,是他跟薛岳没有吴逸志那般的私人情谊。吴逸志跟薛岳那是“哥们加老部下”,从加入粤军追随孙中山开始,吴逸志就一直在薛岳的手下,“粤军三剑客”分别担任大元帅府警卫团的营长时,吴逸志就是薛岳第一营的连长,同是广东人同是保定生,两人关系自然非比寻常。

  “老虎仔”薛岳是个挺狂的人,尤其是位高权重以后,除了老蒋和陈诚之外,他几乎谁的面子都不怎么给,连理论上有权指导第九战区作战的桂林行营主任、军委会副总参谋长白崇禧,都根本指挥不动他。在作战指挥中,薛岳向来比较喜欢积极主动地攻击,但是也养成了独断专行的风格,所以当他的首席军事幕僚,其实是挺痛苦的一件事,也只有吴逸志这样的老兄弟、老朋友,薛岳才顾忌几分给予一定的尊重。

  可惜赵子立不是,黄埔毕业生跟保定军校生差着辈份呢,比如吴逸志跟薛岳同庚,到1944年都已经年近五旬(1896年生人),而黄埔少壮派的赵子立年仅36岁,并且还是北方的河南人,方方面面都跟薛岳不在一个频道上。赵子立担任参谋军官时间较长,行事周密小心,更比较融入黄埔生的系统,与桀骜不驯的薛岳根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。实际上到抗战后期,薛岳是很有政治野心的,并不喜欢老蒋的黄埔嫡系。

  另外一个问题则涉及官场上复杂的人际关系了,当赵子立仅仅是一个参谋或者参谋处长,对作战指挥只有建议的资格时,薛岳会以欣赏的眼光去有选择的倾听和接纳,所以两人之前的关系尚可。然而当赵子立一跃成为战区司令部的二号人物时,那是具有一定的军事决策权的,这就影响到了薛岳的独断专行,再加上赵参谋长不太附合的性格,薛岳是越看越不顺眼。

  两人的矛盾集中爆发于1944年5月,彼时各方情报显示日军必然要有大的动作,赵子立判断鬼子的这次进攻不比寻常,以第九战区的现有兵力恐怕不足以应对,应当尽速报告重庆并请求增援(第九战区的兵力在1944年有很大削弱)。可惜薛岳不相信日本人在1944年还有什么能力发动大规模攻势,并且对自己的“天炉战法”又过度自信,根本听不进赵子立的意见,还训斥小赵:

  “你职位越高,越没有胆气了,还记得武汉会战的时候吗?你不是这样的,在第九战区,敌寇进攻是常态,但为什么过去两年他们没有进攻?前年他们主要打第三战区(浙赣会战),去年一年都在打第六战区(鄂西会战和常德会战),不能说全赖第三次长沙会战之威慑,但敌军胆怯亦是事实。现在虽有风吹草动,但兵来将挡水来土屯,我军以不变应万变,其奈长沙何”?

  赵子立试图解释和劝说道,目前战区的野战兵力仅有60个团,情况与两年前大不相同,一旦日军以大军来袭,势必无法复制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,因此着重指出,应该问重庆多要一些能战的部队,同时应该把决战地点后移,改在衡阳附近最妥。在薛岳看来,这就等于是在教他怎么打仗了,并且冒犯了他的军事权威,犟脾气上来甩下一句“想要援兵你自己要吧”,拂袖而去。

  赵子立知道已经劝不动薛岳,只能尽量挽回和自保,于是通过王耀武联系到了侍一处主任林蔚,表达了自己的担心,然而在重庆当局来回的扯皮之下,第九战区最终也没有及时调整部署,当日酋横山勇以“反天炉战法”加强两翼杀来时,第九战区前线部队纷纷溃败,长沙瞬间成为一座危城。到1944年6月14日,第四次长沙会战败局已定,薛岳决定将岳麓山战区指挥所撤往耒阳,临走前对赵子立说:“我先去后方,你在这里照料一下”。

  这就是把小赵给撇下了,两个人关系的恶化程度可见一斑,留是留下来了,却又没有明令赵子立全权指挥长沙守军,这更是有些奇葩。当赵子立发现第四军军长张德能的防御部署大有问题时,曾经要求张军长变更部署,结果张德能两眼一翻说是薛长官的交代,赵子立怒气冲冲要通薛岳的电话问:“我在这里是否指挥第四军”?薛岳回答:“你不要指挥它”,赵子立越听越糊涂,说那我在这里有什么用,不如也去耒阳吧。

  薛岳却说:“你留在那里联络”,赵子立气个半死,我一个堂堂战区参谋长搞什么联络,那何不派个联络参谋就好了?薛岳根本没搭理他就挂了电话。在张德能以主力守城区而非岳麓山的错误部署下,坚守了近七年之久的长沙城,仅仅一天即被日军攻陷,第四军也完全溃败。长沙城破后,赵子立迅速赶到桂林,向白崇禧汇报了前因后果,同时还有王耀武等证明人,因此战后追责时,张德能被审判枪决,而赵子立免除了责任。

  老蒋的手令是:“赵参谋长即未负实际指挥责任,应毋置议”,最后处理结果是免职,然后保送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一期学习,也就是说,长衡会战失利后,赵子立便离开了第九战区和薛岳身边,到陆大学习去者,两个人的交集和矛盾就此告一段落。由于这次经历,赵子立逐渐跟白崇禧越走越近,解放战争后期成为第127军军长,隶属于华中剿总的作战序列,但是他又不是桂系的班底,所以也得不到线路绥靖总指挥赵子立,在四川巴中宣布起义,后来成为全国政协的委员和常委。长盈精密:子公司上海其元拟1000万元转让念通智能...